首页

搜索 繁体

第九章 醒来,对质,心乱如麻(1 / 1)

重新回到密室,石床上的少女依旧闭着眼睛昏迷,佐秋枫从刚才就开始的心绪不宁终于有了些宽慰和缓解。

把药膳的瓷碗先是放到床头的石桌上,不然太热也没办法下嘴不是。

又跑去确认了一下支起的衣架上的衣服还未干后,然后再一次感受到了那如实质一样的“冷”眼注视,随之就跑去把外面晾晒好的兽皮毯抱了进来,温暖的兽皮毯子还残留着阳光的味道,摸起来就跟丝绸一样顺滑的皮毛堪称上乘。

“...这样就行了吧!”

佐秋枫抱着一块一人高的兽皮毯回来,又把零碎的兽皮平铺到地面上,组成一个拼接的小床垫,旋即就把目光落在了静静安睡在是床上的少女身上,走上前。

“嘿咻!”

一双手穿过少女的后脖颈,另一双手则是拖住了膝弯,一用力,就是将少女公主抱起来。

就算佐秋枫现在的体制还有些孱弱,可少女的体重显然有些娇小了,轻而易举的就抱了起来,慢慢的先放到了平铺在地板上的兽皮毯子上。

只是佐秋枫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接触得到少女的瞬间,陆婉儿的睫毛轻轻眨动,像是挣扎般,很想要睁开眼睛,但又好似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身体有些紧绷,无可奈何之下任由自己的“朔哥哥”将自己抱起来,搬下石床。

幸好的是只是被简单的搬运了下来,而没有其他动作。

之后佐秋枫就将那一整块的兽皮铺到了石床上,又用兽皮贴心的卷了一个枕头,转而把陆婉儿重新抱回去,将少女的头温柔的枕在枕头上,这才擦了把冷汗。

就是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佐秋枫在这一系列动作中,生怕少女的眼睛睁开似的。

直到完成这些陆婉儿都没任何反应,如果对方真的醒了,也不会任由自己碰她不是,只得安慰自己太过杞人忧天了。

说实话,如果突然陆婉儿这时候醒过来,佐秋枫是真的没想好怎么面对。

然而往往最怕什么就会来什么,这是定理。

在把陆婉儿安置好后,床头石桌上的药膳早已微凉,肉香还有香辛料的味道将原本苦涩的草药味掩盖,最起码不至于难以入口。

当然,佐秋枫所熬煮的肉汤都是普通的动物的肉,并非蕴含灵气的凶兽肉,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了,陆婉儿本就身受重伤,又遭受二次打击,体内灵力本就混乱,如果再突兀的摄入灵力,搞不好就要灵力紊乱爆体而亡。

“该喝药了!”

佐秋枫端过瓷碗,学着之前给陆婉儿喂水的样子,侧坐在石床边缘,托着少女的肩膀让其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前......

感受到身体被人抱在怀里,耳边传来那已经快要让人崩溃的陌生的声音,陆婉儿两排贝齿紧紧的咬着,睫毛因为心绪的不平静而不断地抖动,为了抓住最后的幻想,硬是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去接受现实。

是的!

就算再蠢也该意识到不对了,或许是自欺欺人也说不定。

之所以没一开始就睁开眼睛,可能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这才自我欺骗着以为自己是被朔哥哥救了,就连这两天照顾自己的也是朔哥哥,之前滚入密道时,发生那一切都是假的,这让她怎么能去接受。

就连到了这种真相就要被揭晓的瞬间,陆婉儿甚至都没有睁开眼睛的勇气。

“呜!”

就当这个坚强着想要睁开眼睛的少女下定决心,还不由的决心落实,就有人帮她下定了睁开眼睛的动作。

咕咚。

喉咙滚动,药汤不受控制的被喂到嘴里,无法拒绝的吞咽了下去。

猛然的。

陆婉儿在双唇接触的刹那,陡然应为惊吓,亦或是心中的惊恐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是一张陌生的面容近在咫尺。

“不是朔哥哥,不是朔哥哥,不是朔哥哥......这人是谁!!!”

少女的脑海里此时只有这样的声音回荡,就连那一双璀璨的眼眸都开始渐渐散去了高光,电脑迷糊的像是要当机了一样。

“呜呼!”

陆婉儿的心很乱,尤其是当佐秋枫意识到有一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侧脸的时候,突兀的心头咯噔一声,仿佛沉入了谷底,也是随之看过去。

刹那间,四目相对,空气似乎都在这一次凝固了。

在陆婉儿瞪大的眸子里倒映出这个让她心生绝望的陌生男人的身影。

在佐秋枫瞪大的眼睛里同样倒映出这个让他随时就要心生绝望的女孩的身影,可不是嘛,自己这凡人的身子骨,对上修真者,真就是绝望的等着被一巴掌羞怒拍死的命运,所以他才生怕陆婉儿突然醒过来,那样真就是完全没了回转的余地。

陆婉儿此刻只感觉羞愤欲死,很想大骂这个登徒子究竟还要保持这个贴贴的动作多久,只可惜嘴巴被封住了,完全发不出声音。

尽管她呜呜的想要说话,挣扎,甚至抬手取剑然后捅穿这个轻薄了自己的混蛋,然后自刎,然而连这点最后的倔强都做不到,每想动一下重伤的身体都会发出哀鸣,疼痛刺激着神经,叫他的眼角不知道是留下的痛苦的泪水还是疼的。

陆婉儿的心是绝望的,这个不是她的朔哥哥,也就是之前发生的一切也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这对于一个把清白看的比性命都要重要的女子来说,不比杀了她要痛苦。

最重要的是想把重要的东西都留给朔哥哥,婉儿也都是朔哥哥的,虽然还没有确立关系可是他们关系放在忘仙宗里几乎没有师弟师兄们不知道,然而就是这样,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她...还要怎么去面对自己的朔哥哥啊!

顿时重重打击之下,泪水自眼角夺眶而出,就算是自己醒了过来这个混蛋都没有放手的意思,最无法接受的还是自己重伤的身体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这种不管是身体还是来自精神上的打击都叫陆婉儿觉得这是对自己的朔哥哥的背叛。

她唯一还能做的就是咬下去了,咬死这个混蛋,这更是她最后的倔强。

“溪..死!”

牙齿狠狠的咬下,咬舌自尽不过如此。

只不过被咬舌自尽的那个人,似乎不是陆婉儿,而是佐秋枫才对,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佐秋枫都感觉自己的舌头快断掉了半截,丝丝的血迹自嘴角流下。

不怪佐秋枫没有第一时间推开陆婉儿,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就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