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三百二十七章 虫爆(1 / 2)

夜幕降临,府中散步的人们都回到自己的别院,做着人生最美好的事情—睡觉!夜间的防御网于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展开,将整个司空府置于它的护翼下。

凯旋渠是大陆的五大奇迹之一,历时近三百年建成,将黄金帝国南、北水系相连,与水门、琴诺菲尔河组成贯穿于整个帝国领土的快速交通线。

这条为战争而开凿的运河对黄金帝国的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维护全国统一和中央集权,都起了重大的促进作用。

横贯帝都的凯旋渠两岸是帝都最为繁华的地段,整天中都是人流密集,叫卖不绝。凯旋渠北岸,是帝都著名的烟花柳巷,集中着各式楼阁,成日里飘香不绝。

司空浩玄带着南星在夜色下,出现在这个他不该出现的地方。北岸,一座精巧的小楼,在众多楼阁中显得是有些别致。

眼前的这所眠月阁令司空浩玄心中暗暗点头,“如此小楼,只有在这四周环境的配合中才能显示出它的韵味,虽然它确实不怎么样。”

“这位少爷,您是第一次光临我们眠月阁吧。在凯旋北岸这条街上,也就眠月阁的雅致适合您。”一个听上去异常机灵、老练的声音从阁中传出,随着声音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快步迎出。

少年在司空浩玄前恭敬的行了个礼,“少爷,这边请,由我来为您介绍下这眠月阁。”

司空浩玄对眼前的这名少年似乎比对眠月阁更感兴趣,一个尘封了许久许久的妄想突然由心底冒出。

躬身带路的少年,侧行着为司空浩玄讲解,“少爷,我们这眠月阁有着那么几个厅,其中在这北岸独具特色的要属南厅和北厅……”

司空浩玄显然心思没有随着少年的话在转,没头没脑的问了句,“你对北岸这些个楼有什么看法?”

虽然感到今天的客人有些奇怪,但少年多年来,习惯了回答,“北岸的这些楼?多少年来都是如此,能有什么看法?”少年不屑的撇了撇嘴。

司空浩玄含笑道:“你们眠月阁有客房吗?”

听司空浩玄要客房,有些跟不上思维的少年一愣后,心中鄙视,“看上去还有那么点品味,怎么开口就要客房,这么猴急?不过以他的年龄行吗?”在妓院,要客房的目的不言而喻,难怪少年鄙视。他一直以为司空浩玄只是贵族公子来此饮酒作乐的,那想这公子似乎有些要玩真刀真枪的意思。

心中的念头也就一瞬间的事,少年回应,“您这边请,我这就带您去客房。”

布置奢华的客房怎么看都透漏着一种俗气,令司空浩玄大皱眉头,“去叫莉亚来,恩,你随后跟着过来。”

少年应后,心中嘀咕,“那老女人,也有人点,今天还真是希奇了。”

莉亚很快出现于司空浩玄面前,看来她确实混的不怎么样,但令她失望的是,司空浩玄只是要了她的手帕就将她哄了出去,虽然她心中很是疑惑,但她还没有胆子违背一个贵族的话。

莉亚出去后,司空浩玄松了口气,心中大骂,“一群无良贵族,竟然拿这么个老妓女打赌,还真有他们的。”

一直站在司空浩玄面前的少年,此时感到有些不自在了,心中怀疑着眼前比自己还小的贵族公子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嗜好。他的眼光,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有没有兴趣开妓院。”少年实在无法跟随司空浩玄的思路,他感到脑中有些眩晕,但还是本能的点了点头。从小混迹于北岸的他,开个楼子无疑是他的梦想。

司空浩玄抛给少年一张紫晶卡,“用里面的钱直接收购地皮,重新装修,随后开业。”

被紫晶卡中的数字吓了一跳的少年,这才知道,眼前的小孩不像在逗他玩。如此这天上掉馅饼的事,令他的话语中透着无比的兴奋,“少爷,这,这,在这北岸开楼子不是光有钱就行的……”

司空浩玄挥手打断他的话,“别的事情你别管,你只管经营,我找个人来帮你,你有解决不了的事情交给他。”

不管有些发呆的少年,司空浩玄在灵魂中开始召唤巴默。大巫和巫仆冥冥之间,有着一种神秘的联系,只要灵魂不灭,这种联系就不会中断。

于灵魂中发出命令后,司空浩玄转向少年,“你既然知道这北岸街上的楼子都是千篇一律的,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少年一时间有些脸红,喃喃道:“我只是觉得这些个楼子没有什么特色,我从小就生长在这北岸街面上,虽说这些楼子在帝都非常出名。但看的多了,也就有了毫无特点的想法。”

司空浩玄点了点头,“很好,就是毫无特点。我要你招绝色女子,她们要懂琴棋书画、精通音律、长袖善舞。阁楼的装修要别致典雅,从外观,内饰上要像书馆,雅阁而非妓院,你明白吗?”

少年听的是目瞪口呆,绝色?琴棋书画?精通音律?还要长袖善舞?这还是妓女吗?“少爷,这恐怕不太可能吧,您说到的女子,哪里去找?这世界上有吗?就算有,如果她们懂的这么多,早就嫁入贵族豪门了。”少年心中有些怀疑司空浩玄是否有些不正常,说话也随意了许多。

司空浩玄笑了笑,“没有就自己培养,不要着急。慢慢来,这事不是一,两天能够做成的。”

少年刚想说什么,从客房的四处缝隙中飞出数道密密麻麻,细细的黑雾,令他头皮发麻的是,黑雾慢慢的组成了一个人形,他在定睛一看,这那是什么黑雾,是无数漆黑丑陋的虫子相互攀爬,纠缠在一起。

看着眼前越来越像个人的无数虫子,少年脸色发白,他想喊,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卡住了自己的喉咙,一丝声音也无法发出。

当巴默完全恢复人形时,脸色发青的少年眼看就要窒息而亡了。“好了,南星,放开他吧,我想他能够适应了。”

拼命喘着气的少年,眼睛不敢看向巴默,哆哆嗦嗦的看着司空浩玄,身体在微微的发抖。如同一个死刑犯般,在等待着判决。

司空浩玄朝他笑了笑,指着巴默道:“以后你和他合作,有什么事情我会叫他通知你。这些日子,你要将地段定下,房子买了,难以搞定的事情,就让他去办。”

说完,司空浩玄将可怜的少年留在屋中,向外走去,到了门口的司空浩玄似乎想起什么,向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塔尔。”

点了点头,司空浩玄放低声音,神秘的说,“知道我很久很久以前的妄想吗?是盖座九十九层的青楼!对了,我们的楼子,叫青楼!”

“在这个世界,它还是妄想吗?”司空浩玄细不可闻的声音,回荡于夜空。

伊路府虽然没有司空府占地广阔,但其华美之处与于司空府不相上下。帝都的贵族们都有定期举行宴会、舞会的习惯,主要在于互通有无,联络感情。

司空不群和万加公爵低语聊着帝都现在的复杂形式,司空无我在一边作陪,他心不在焉的听着两个老头无聊的话题,眼神很隐晦的在厅中扫视着,看到自己的侍卫朝这边走来,一丝喜色自他眼中闪过。

侍卫在司空无我耳边说了些什么,当侍卫走后,他面对着司空不群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神色间颇有些便秘的感觉。

片刻后,司空不群回首,“无我,想说什么就说吧,怎么这么一副表情。”

司空无我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得意,吞吞吐吐的低声道:“我属下,见到四弟进了,进了眠月阁。”

司空不群很显然对帝都风月无所了解,“眠月阁?”

“北岸的妓院。”司空无我补充的声音,越来越低。

“啪嚓”司空不群手中的杯子狠狠摔倒了地上,他的激烈举动将万加公爵吓了一跳,还未发问,司空不群已经满面愤怒的离开。

走出眠月阁的司空浩玄还在凯旋北岸转悠,随意扫视着路边的各种阁楼,眼中竟是些花红柳绿,闻着弥漫于空气中的胭脂气息,他突然意识到,这里的环境和自己想开的青楼是那么格格不入,立刻将此念头通过灵魂传达于巴默,选止要找清静,优雅之地。

行走间,司空浩玄突然停下脚步,灵魂中出现一缕熟悉的波动,布瑞无端不会来此,看来事发了,他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丝担心。

天空的尽头,已经有些微微发白。司空家主书房中沉闷严肃的气息,将刚刚踏入其中的司空浩玄捆束的有些难受。

司空不群端坐于家主位上,眼神紧盯着司空浩玄,其中中无怒、无喜,平静的令人害怕,司空浩玄心中清楚,这恐怕是怒到极致的表现。站于司空不群身边的宋紫烟,看着儿子,几次欲言又止,眼神中满是失望之色。

“说,到哪去了!”司空不群平静的声音令司空浩玄心中一颤,似乎感到与爷爷间出现了一道裂痕。

对司空不群此时的态度,司空浩玄多少感到有些以外,但话还是要回,“眠月阁。”

“眠月阁是什么地方。”司空不群越发平静的话,让书法中的空气又凝结了几分。

司空浩玄心中暗暗警惕,在警惕中伴随着一丝伤感,他的灵魂内清晰的映射出一道杀气。“妓院。”

这两个简简单单的字将书房中,似乎已经压缩到极限的空气,猛然点爆。银白色的斗气,突然自司空不群身上腾起,近乎于宗师的气势令首当其冲的司空浩玄几乎吐血,这种压迫已经超出了精神压迫的范畴。

“妓院!”自口中挤出两字的司空不群,猛然拍在身前的红木桌上,凝星后期的斗气修为,将红木桌化为细细的粉尘。

第一次看到司空不群如此暴怒,司空浩玄心中意识到,“禁止踏入妓院”恐怕不单单是族规这么简单。

司空不群身上的斗气愈腾愈烈,随着情绪的左右他猛然踏前一步,站在旁边的宋紫烟心中一惊,忙用结界将司空浩玄护住,“父亲!”

宋紫烟的声音令司空不群的情绪稍加收敛,令情绪蒙蔽的意识也随之清醒,脚步停于身前的木粉之中,“布瑞!”

“家主。”布瑞打开书房大门,走入房内。

“司空浩玄,违反族规,杖击五十,没我命令今后不得踏出家门半步。”司空不群外露的斗气光芒,慢慢的内敛。

看着被布瑞带出门的司空浩玄,宋紫烟眼中闪过一丝心痛。在书房外的院中,由家主四大护卫实施对司空浩玄的杖击,杖击对于有轮回真气护身的司空浩玄无法产生过重的伤害,执行过无数杖击之刑的四大护卫,虽然感到杖下有异,但依旧一下一下的报着数,而且木杖之上,没有附着一丝斗气。

沉闷的杖击声传入书房,宋紫烟喃喃道:“他怎么不叫呢?他在怨吗?”

听着宋紫烟的呓语声,司空不群深深的叹了口气,瘫坐于椅子上,“紫烟,你别怪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订下这条族规,我不想有人重蹈浩儿的覆辙。玄儿,我真是恨其不争啊,我们是否太过宠溺他了?”

宋紫烟轻挽着司空不群有些颤抖的手臂,言语中也有着一丝沉痛,“父亲,您管教玄儿是对的。当你给他起浩玄这名字时,我就知道,您在玄儿身上寄托了多么深的感情,他这次确实太令人失望了,没想到他会去那种地方。”

席先生从书房的侧门进入,看到化为粉尘的桌子,脚下微微一顿,来到司空不群身边,“家主,您派人找我有什么吩咐。”

司空不群闭着眼睛有些疲惫的道:“席先生,玄儿的事你知道了吧,说说你的看法,我担心……”

席先生苦笑了一下,“家主,你的担心恐怕已成事实。以我对四少爷平时的观察,他平日根本懒的踏出府门,更别说去什么妓院,其中必定有原因。”

宋紫烟在旁边听着两人打着哑谜,有些着急,“席先生,你想说什么?父亲担心什么?”

没等席先生说话,司空不群挥手道:“你先回去吧,这年事情就到此为止,不去追究了。”

席先生向宋紫烟施礼后,退出书房。宋紫烟满心疑惑的盯着司空不群,希望听到些解释,可司空不群合着双眼,似乎不愿再说什么了。

且说司空浩玄挨完五十杖击,越想越不对劲,“爷爷心中的禁忌,无良贵族的打赌,还有被莫明其妙的被发现,其中似乎有着什么联系。”

回到别院后,司空浩玄的脸色非常难看,看来他想到了什么。别院中所有人的媒介早已被司空浩玄所掌握,当他踏入别院后的瞬间,整个别院的人除四名兽人和南星,全部处于无意识状态。

连屋都没进的司空浩玄,站在别院的院中,于灵魂中向巴默发出召唤,处于帝都的巴默,这么短的距离对他来说几乎可以忽视时间的约束,召唤刚一发出,一道黑线就出现于天边。

黑着脸的司空浩玄向巴默道:“去,给我查。接触三小姐的那帮贵族都是什么来路,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联系。”他眼中的寒芒连闪,心中冷笑,“胆子不小,竟然算计到我头上了,我真的很善良吗?”

“老仆遵命!”做为大巫巫仆的巴默,完全是为大巫而生,以大巫的怒为怒,一团黑影于司空浩玄的别院直冲天空,爆出无数细小的黑点,向整个帝都分散而去,虫爆了!

巴默,一个强大的灵魂,一具由大巫塑造的身体,一个千年前就位于人类巅峰的炼金宗师,现在绝对是亚格大陆最为恐怖的存在之一。

无数可怕的未知虫子和一个强大灵魂的组合,产生的效果,令巴默几乎达到不灭之境。他强大的灵魂可以寄生于任何一个微小虫子体内,也可以分散于无数虫子体内,只要有一个虫子生存,他就永远存在。波落尔斯森林中,守护着弥玛王朝坟墓的庞大虫群,成为他最坚实的后备力量。

分散于帝都的无数虫子,相当于帝都中分散着无数巴默。做为炼金术宗师还会点亡灵魔法的他,有的是办法从人的记忆中挖掘出自己需要了解的事情。

司空浩玄的愤怒,直接影响了巴默的手段,十几个还处于学龄的贵族,在即将迎接新的清晨时,一个漆黑的虫子无声无息的寄生于他们大脑之中,他们的意识和灵魂完全被虫子分泌的特殊粘液所影响。

天空已经放亮,站在院中的司空浩玄一动不动的处于定中,虽然如此姿势会令他的修炼大打折扣。

别院中,南星在“岁月”的侵蚀下对外界毫无感应,最可怜的是四名兽人,站在自己的房间中一动也不敢动。来自于灵魂的压迫,令他们感到深深的畏惧。在上古部落时期,巫奴是最为低下的大巫从属,相对自由的灵魂成为他们最大的悲哀,因为他们能够感受到宿命的纠缠,而又无法挣脱的痛苦,烙印将跟随他们一生。

巫仆,不愧为大巫最忠实的仆人,巴默很快的回到司空浩玄身边,向着闭目站立的司空浩玄说着事情的前因后果。

随着巴默的述说,别院中发自于灵魂的压力在慢慢的消失着,“好了,巴默你先去吧,看好塔尔那小子,过几天等事情淡下来,带他来府中见我。”司空浩玄有些无力的对巴默吩咐着。

巴默走后,司空浩玄别院中的人如同于梦中清醒,他们丝毫不知道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意识。

“大哥,为家主吗?”司空浩玄心中叹息着,深深的向母亲的别院望了一眼,走入自己的房间。

随后的几天中,司空浩玄没有踏出别院一步。虽然府中众人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们从几个重要人物的表情中知道,发生的事情一定不是小事。一个个保持着他们的沉默,众人的沉默令司空府上空的气息似乎又回到了前不久的沉闷状态。

“妈,你怎么来了。”看着房门前站立的宋紫烟,司空浩玄急忙起身为她让坐。

宋紫烟轻抚着司空浩玄乌黑的头发,言语中有些哽咽,“玄儿,妈妈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始末,你三姐昨天哭着向我说了,妈妈错怪你了,你怨妈妈吗?”

司空浩玄眼中似乎扶起了一丝的晶亮,又在他的极力控制下,渗入了眼角,“妈,我怎么会怪你呢,你也是为儿子担心嘛。”司空浩玄脸上浮着笑意,安慰着宋紫烟,他是真的开心。

看着母亲还是不能释怀的表情,司空浩玄凑近宋紫烟的耳边,“妈,告诉你个秘密,别告诉别人啊,那五十杖击,如同给我抓痒。爷爷果然吝啬,肯定是平时克扣护卫的口粮了,力气还真够小的。”

见儿子一本正经的猜测,宋紫烟“噗哧”被司空浩玄逗笑,“行了,别逗妈妈了。今天妈妈给你道歉。只是你爷爷他一时恐怕还想不开,你别怪他。”

司空浩玄顺着母亲的话,问出了自己的疑问,“妈,爷爷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妓院而已嘛。”

狠狠瞪了司空浩玄一眼,“什么妓院而已,哼,看来五十杖击没让你有所反省呢,虽然是冤枉了你。”

宋紫烟接着微微叹了口气,“玄儿,你知道吗?你本来还有个伯父,你父亲的亲弟弟。他有着令人羡慕的天赋,不管是武技还是智慧都令人佩服,大家都认为他将来会有很高的成就。你爷爷在他身上耗费了无数心血,更是寄托了无穷的希望,他也没有令你爷爷失望,年纪轻轻的就扬威沙场。”

“你伯父二十岁时,在雍城的一座花楼被人刺杀,你爷爷为此调整了十年才算将这段伤心的往事埋藏在心底,定下了‘司空家子孙,禁止踏入妓院’的族规。”

司空浩玄总算知道爷爷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原来妓院是他心中的禁忌,是他埋藏于心底二十多年的悲伤与痛楚。

“玄儿,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你爷爷那么恨妓院了吧,如果当年你伯父不去哪里,在众多或明或暗的侍卫中,刺客那会轻易得手。你伯父叫司空浩,你浩玄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你爷爷在你身上寄托了很多。所以,别怪你爷爷。”

司空浩玄为母亲擦去眼角的泪珠,“妈,我从来就没有怪过爷爷,爷爷打孙子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宋紫烟将司空浩玄搂在怀中,心中满是欣慰,儿子的懂事,让一直环绕在心间的愧疚减轻了不少。

司空浩玄前脚刚刚送走母亲,巴默带着塔尔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塔尔脸色发青,努力的和巴默保持着距离。

“主人,老仆和塔尔已经买下了一处地,位于帝都正北的主街边。”巴默躬身向司空浩玄报告着。

听了巴默的话,司空浩玄眼中一亮,正北主街,哪里可太适合开青楼了,来往的全是贵族高官,不许纵马驰骋,简直是翻版的步行街嘛,“塔尔,你这开头办的不错,继续努力,我不会亏待你的。”

塔尔双手乱摇,“少爷,这,这不是我办的,全是巴默大师的功劳。”

见司空浩玄的眼光看向自己,巴默躬身道:“主人,上次的几个贵族中,有一个名下正好有这么处房产,我的孩子控制着他的躯壳,将那块地卖给了我。”

做为大巫的司空浩玄,听了“孩子”这两字,也不由起了几个鸡皮疙瘩。司空浩玄对着塔尔道:“把原来的楼拆了,重新建我们需要的楼阁,知道了吗?”

塔尔言语中有些哆嗦,“少,少爷,这九十九层的楼,可,可怎么建啊?”

看着眼神有些痴呆的塔尔,司空浩玄气恼的砸了一下他的脑袋,“刚见你时,觉得你挺机灵,怎么如此白痴?九十九层是我的妄想,妄想知道吗?理想呢?理想懂不?现在你能盖多少层就给我盖多少层。”

耳中司空浩玄的声音越来越大,塔尔委屈的点着头……

禁足,不准踏出府门一步。这对司空浩玄来讲丝毫没有意义,他本来就懒的出门,难得的清静下,他体内的真气在积累中更为凝练,但轮回真气第三层还是无法轻易突破。

午时,兽人的房间,正在大嚼烤肉的巴隆看到乌曼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托着不知是何动物的烤肉迅速闪开,兽人喜欢吃完整的烤肉,他们喜欢用自己的牙齿,而不是用刀子分割烤肉。

威克和两米勒两人的动作也不慢,见巴隆刚一有所动作,他们也更着巴隆和乌曼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乌曼对他们的行为毫不理会,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瓷瓶放于桌上,轻轻的打开盖子,将一点精血滴入其中。

威克高大的身材令他能清晰的看到瓷瓶中的情景,虽然见过几次,但还是令他心中发寒。细蜂,是的,就是在波落尔斯森林中那种可怕的细蜂,那种喜欢将卵产于生物体内的细蜂,它们在乌曼手中的瓶子里相互厮杀着,为的是那滴精血。威克清楚的记得,乌曼最早是用一个大瓷缸装这些细蜂,现在换成瓷瓶了,瓶中也只是剩下了十只形状有些变异的细蜂,它们厮杀的更加残忍,战斗结束的也更为迅速。只是片刻间,五只细蜂被淘汰,它们的尸体和那滴精血被胜利的五只细蜂分食。

巴隆身子背向乌曼,他讨厌这些细小的生物,等乌曼将瓷瓶收起后才转身,他已经没有食欲了,晃动着手中啃了一半的巨大骨棒,“老大,你看,你能不能下次别在我们进餐的时候,喂你的小东西?”

精血的损失让乌曼有着黑色纹印的脸色有些发青,冷冷的瞪了巴隆一眼,“你吃饭的时候,我的孩子也需要吃饭。”

巴隆听到“孩子”这两个字不由打了个冷颤,心中嘀咕,“和巴默那老东西一样,都喜欢玩虫子,战神可不喜欢虫子。”

乌曼不在理一旁嘀咕的巴隆,看着瓶子中的五个细蜂,眼神中有些迷离之色,“蛊?!”。这时乌曼感到灵魂中出现一丝波动,收好瓷瓶向另外三名兽人一挥手道“少主,要出门,去准备轿子。”

司空浩玄在院中见到抬着轿子来到面前的四名兽人,心中不由火起,指着他们骂道:“谁让你们又将破烂兽皮挂在身上了?都滚回去给我换成新的锦衣。我这是要给母亲去送请帖,你们以为是去打猎?”

喜穿毛皮是兽人的习惯,他们天生对人类绸布衣服不感兴趣,但此时,他们还是放下手中的轿子,回房间换衣服了。不管他们在如何不习惯,也无法违背司空浩玄的命令。

轿子路过正北主街时,司空浩玄望着完全由青色原木修筑的楼阁,很是满意,虽然现在还未开始营业,但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有许多的贵族在旁边观看,猜测着这个一家什么店面,修建的如此雅致。轿子匆匆而过,司空浩玄并未让兽人将轿子停下,他还不想让人知道,这青楼和自己有关。

“呦,这不是司空家最大废物的什么轿子吗?听说他是个木匠呢,要不怎么会有这么美妙的想法。”

十多个贵族拦于轿子之前,领头的是一个满面嚣张之气的少年,俊美的相貌,被发自于骨子里的浮夸之气影响的令人厌恶。他们没有乘坐轿子,虽然轿子在帝都的贵族中相当流行,但对于一些真正的高傲贵族来说,他们的骄傲不允许他们跟随别人的步伐。

司空浩玄在轿中闭目修炼着,他还没有功夫去搭理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相信几个兽人能够将事情处理好。

兽人们放下轿子,威克上前一步,“不知道,几位为什么挡住我们的路?”在这四个兽人中,也就威克还有些涵养,看看旁边的三个,已经在准备干架了,乌曼眼中更是闪过一道噬血的光芒。巴隆更是小声嘀咕,“对人类这么客气?!威克真是丢光了我们兽人的脸。”

那拦路的贵族少年,通过轿帘的摆动,看到闭目中的司空浩玄,不由肝火上升,再见出来个奴才和自己对话,将手一挥,“去,去给我把那个嚣张的废物请出来,我好看看他到底长的什么样子。”他身边的几个贵族很配合的哈哈大笑,几个护卫一样的人向司空浩玄的轿子走来。

“打吧。”司空浩玄的两个字将巴隆首先点燃,凝如实质的金黄斗气光芒裹着他魁梧的身躯,如一道流光般的射入几个护卫之中,比人类大一倍的手掌,将几个护卫本来光滑闪亮的铠甲砸的坑坑洼洼,被砸飞的几个护卫,口中吐着血漠子,也不知道还能救活不。

四名兽人和南星经常性的对欧,对南星越来越快的身形移动速度深感头痛,不知不觉中对速度的锻炼也就成为了一种习惯。

蓝米勒看着拍着双手一脸得意,走回来的巴隆,不屑的道:“兽人的脸,让这只该死的狮子丢尽了,对付几个护卫,竟然全力催动斗气。”

见到自己的护卫全被放翻的贵族少年,铁青着脸,“去,将那个该死的长毛兽人给我打残。”

贵族少年身后又站出五人,看到这五人包括巴隆在内,四名兽人眼中的嘻笑成分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面三名七级武者,两名七级法师,他们无法不严肃。

七级武者和法师,已经处于下位的顶峰,在斗气或魔力,量上的积累已经到了一个极限的程度,就等着有所突破。当然有人一生也无法突破到残阳境界,达到上位武者或法师程度。

“蓝米勒,盯紧那两名法师。”乌曼阴声道。

蓝米勒那张巨大的弓出现在手中,如同满月的巨弓上搭着两支散发着寒气的长箭,十几步外的两名法师,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威胁,魔法护盾出现于他们四周,虽然打开了魔法护盾,但他们丝毫没有把握能够抵挡不远处的长箭,距离实在太近了。

那三名七级武者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名兽人冲来,他们想尽快解决蓝米勒的弓箭威胁。以他们的实力,光想突破的话,巴隆和威克还很难拦截他们,然而,三名武者在移动中突然感到头脑一昏,鼻腔中出现了一丝血腥味道,巴隆和威克可不管他们现在是什么状态,巨剑和铁棒当场就拍扁了两名武者,极度扭曲的铠甲中,血液显得那么廉价,慢慢铺满他们身下的青石街面。

另外一名被威克一脚踹出了十丈远,几乎陷入了街边的石墙之内,肋骨在强大的力量下从后背刺出,折断于坚固的铠甲之内,,眼看也是活不成了。守在司空浩玄轿边的乌曼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

同伴的死亡,刺激了在弓箭威胁下的法师,他们忘记了不远处那张如同满月般的弓箭,开始发动魔法,低沉的咒语,回荡于广阔的街道之上。

蓝芒,蓝芒闪过,两名法师已经被两支拇指粗的长箭穿过了脖子,带出两道血浆。长箭力度不减,带着两名法师的血液,又穿过了贵族少年的两侧肩胛骨,附于长箭上的蓝色斗气,将骨头化为一个个细小的碎片。

几名贵族追随者,不去管在地上翻滚惨叫,满身血污的贵族少年,连滚带爬的逃离现场。本来一场贵族间天天都会上演的节目,他们怎也没有想到,司空浩玄真敢纵容手下当街杀人,而且还废了奥斯家族,家主鲁贝尔的唯一儿子,瑞杰。

司空浩玄走出轿子,看着在地上翻滚的贵族少年,有些惊讶,这不是那次拍卖会上见到的那个帝都最大的败家子吗?他走近贵族少年,看了少年半天,微微一叹,“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

没有人注意到,瑞杰的一根发丝于司空浩玄的手指间燃为灰烬。轿子消失于街道远处…………

司空家族的直系成员,除非偷偷溜出府外,否则他们身边必然会有着或明或暗的护卫,做为帝国第一家族,司空家有着一个完善的保镖系统,丝毫也不比皇族的逊色。

司空浩玄的四个轿夫当街杀人,将隐在暗处的司空府护卫吓的不轻,战斗快的大出他们意料,以致于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战斗就结束了。他们心中虽然大为鄙视奥斯家的七级武者和法师,但消息还是要迅速通知家主,以做应变,毕竟在帝都当街杀人,而且奥斯家的唯一继承人也倒在血泊中。

司空府,家主书房。司空不群静静的听着护卫的报告,片刻,护卫将事情的始末讲述了一遍,司空不群捏着鼻梁,挥手将护卫打发出去。

闭目思索了一会,司空不群向旁边的席先生道:“你看这事如何处理,是巧合?”

席先生也是深感头痛,这爷俩的关系刚刚有所改善,又出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司空浩玄惹祸的能力这么强。“家主,看来只有先派人去将四少爷快些找回,只要人在司空府,那么就是皇上也不敢强行抓人。”

司空不群苦笑一声,“我敢肯定,此时,玄儿已经在他的别院了。这件事情本身并不难办,就是鲁贝尔告到陛下御前,又能将司空家怎么样?只是,这件事,让我有些担心了,玄儿慢慢长大了,有些事情还能忍让和迁就吗?”

席先生若有所思,“家主,你是说……”

司空不群自身后红木隔断中取出了一个像是泥做的模子,递给身边的席先生,“看看这个,你就知道我担心什么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