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0001 江东之豪(1 / 2)

仲夏五月,天青日烈,几缕细风,难驱暑意。

远山绵延,有桃李橘杏依山而生,清流潺潺绕山而行,汇于平地,玉带横淌,中分禾田,垂柳傍水,蒹葭菱莲,杂次交缠,鱼虾之属,欣欣乐水。放眼望去,一片江南水乡生机盎然的和美画卷。

沈哲子跨坐在水边光滑的卵石上,脚上的木屐浸在清凉水中,衫衣下摆已经尽被流水**兀自不觉,只是呆呆望着河水。

水面倒映出一个头戴细纱小帽、额发斜垂、稚气浓厚的清秀脸庞,分外陌生,便是沈哲子当下的模样。

像是《大话西游》里至尊宝看到照妖镜里自己一副猴脸那一刹,沈哲子眼下就是这样的心情。平心而论,水中那少年模样清秀,唇红齿白,远比以前的自己要漂亮得多,但他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古怪,哪怕三天前的午后醒来时已经接受自己穿越这个事实。

“小郎,江水潮湿,您大病初愈……”

一个软糯悦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沈哲子回过神来,转头望去,一个身穿翠色衫裙、十多岁的侍女右手举着细篾蒙纱遮阴伞,白皙小脸上满是纠结,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生怕被主人怪罪呵斥。

“知道了。”

沈哲子作势起身,很快又有两名年纪不大的侍女从后方趋行而来,动作轻柔的左右扶住他肘臂,走向更远处的肩舆。两名壮仆前后分立,等到沈哲子坐下,便将肩舆稳稳抬起,往后方楼台林立的庄园行去。

沈哲子坐在肩舆上,前方是两名挎刀庄丁前行开道,身边有侍女举伞遮阴,再后方又有四名侍女各捧熏香羽扇汤羹之类趋行跟随,在这乡间土路上,很是引人注目。偶尔遇到行人,全都避在道旁伏于尘埃中,等到这一行人走远,才敢起身。

“真是万恶的旧社会。”

沈哲子享受着如此尊崇待遇,心里颇有些不自在,脑海中则回想起自己刚醒来时,因为口渴连唤了几声,侍汤的侍女粗心没有听到,就被驱赶下去一顿体罚,再没见到过。世风如此,却让他这个现代人的灵魂充满了罪恶感。

经过对这具身体残留记忆和自己这几天见闻的梳理,沈哲子已经大概理清楚自己当下身处的环境。

这一年是公元324年,东晋衣冠南渡正式立国后的第五个年头,如今在位的是第二个皇帝晋明帝司马绍,年号是太宁二年。而沈哲子如今所在的位置则是三吴之地的吴兴,远离中原动乱之地,尚能维持一时苟安。

关于两晋之交的历史,前世沈哲子略有了解。司马家宗室弄权,八王之乱,搞得民不聊生不止,更直接引发了五胡乱华。当权者拍拍屁股衣冠南渡,恬不知耻的继续做着白板天子,搞出所谓的“王与马共天下”,坐望中原大地被胡虏践踏,百姓被肆意屠戮戕害,一幕幕人间惨剧史不绝书。

后世之人,看到这段历史,无不扼腕长叹,此为五千年华夏传承汉祚最暗淡悲惨之悲歌,人皆相食,白骨遍野,千里无烟?之气,华夏无冠带之人!但凡有一二血性,无不对此痛心疾首,恨不能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沈哲子同样如此,在明白他所处这时代之后,心潮澎湃很久,恨不得即刻渡江北上,手刃一二胡人以泄心中之愤。但他年不过八岁,又是大病初愈之身,这些念头也仅只在脑海里翻腾,不可能付诸现实。而在得知自己如今的身份后,心里更是感觉一阵的绝望。

如今沈哲子的身份是江东豪族、吴兴沈氏子弟,所谓江东之豪,莫强周沈。这并称的两家江南豪门,义兴周氏有所谓“三定江南”之功,一门五侯。吴兴沈家更是深刻介入王朝兴替,入则三公,出则方伯,文武并举,后世所谓“沈腰潘鬓”当中的沈腰,便是说吴兴沈家的沈约。以沈哲子穿越来见闻以及所享受的尊崇待遇,可知吴兴沈氏的兴旺。

别的穿越者要么寒门,要么庶子,更可怜还有背弃祖宗的赘婿,身份可谓卑微悲怆。身在这样强盛的江东豪门,又是显支嫡系,加上穿越者先知先觉的优势,沈哲子的本钱可谓雄厚,哪怕没有系统随身,也注定前程远大。

然而要命就要命在这个“显支嫡系”,沈哲子这一世的便宜老子名叫沈充,乃是两晋之交吴兴沈氏风头最劲的人物。以文采风流论,沈充作《前溪曲》,为吴音翘楚流传后世。以武事官位论,以豪雄闻于乡里,拜车骑将军。以家资财富论,沈充采铜武康,铸币龙溪,“家贫陶令酒,月俸沈郎钱”,其中的沈郎钱就是沈哲子这便宜老爹沈充所铸五铢钱。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