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1.第1章 巧合(1 / 2)

第一章巧合

“66666车牌号,不知道车里坐的是谁?”

一辆黑色轿车擦身而过,叶轩扫了一眼,略带好奇的喃喃自语。

这大马路上,来往的豪车不少,但66666的车牌号倒是稀有的紧,也难怪他注意到了。

不过,叶轩的眼神只停留了一瞬,然后就转身朝路旁的那家名为珍宝阁的店面走去。

豪车的主人是谁,与自己无关,叶轩现在是珍宝阁的兼职学徒,不能迟到。

同一秒。

已经到了珍宝阁门前的叶轩,怎么也不会想到,那辆车牌号为66666的豪车竟突兀减速。

“爷爷,为什么让司机停下?”豪车里,一女子好奇的问道。

女子看起来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身穿干练黑色小西服,匀称修长的小腿上包裹着肉色丝袜,脚踏一双细跟高跟鞋。

她肌肤胜雪,瓜子大的小脸上毫无瑕疵,精致的五官犹如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尤其是那一双黝黑黝黑的眸子,堪比宝石,眨动间光彩照人,真可谓是美目盼兮。

下一秒,她轻启樱桃小嘴,继续问道,清脆的声音如泉水叮咚:“爷爷,你看到了什么?”

女子并没有刻意的摆姿态,但还是在不经意中流露出一股清丽脱俗、高贵典雅的气质。

“倾城,爷爷好像看见振国的孙子了!”

一旁的老者正扭头看向窗外,眼神的方向是那间名为珍宝阁的古玩店。

此时,他恰好看见叶轩走进珍宝阁。

“叶爷爷的孙子……”女子的美眸一顿,不说话了。

“当年要不是你叶爷爷,我早死了。”

“这些年我一直寻找你叶爷爷的后代,可惜茫茫人海,不好找,什么线索都没有。”

老者收回眼神,叹了一口气:“你叶爷爷用他自己的命换了爷爷的命,要是找不到他的后代……”

“爷爷,一定会找到的。”女子安慰道。

“倾城,回头让人查一查这珍宝阁,那个小伙子眉宇之间和你叶爷爷实在是太像,而且20来岁的年纪,很符合。”老者的声音里是不可置疑的味道。

“爷爷,没那么巧吧?”女子小声道。

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在路上远远地看见一个人,就正好是叶爷爷的孙儿?

怎么看都不太可能。

“查一查,不费事的。”老者很坚持。

“倾城知道了!”虽然觉得爷爷看错了,但她没有再反对,正如爷爷所说,查一查不费事。

她是静海市最为耀眼的珍珠,被评为静海市第一美女、第一女企业家、第一女强人……

可在自己的爷爷面前,依旧拘束,盖因为她那点成就和荣耀,对比爷爷,什么都不算。

而且,她尤为害怕爷爷提到叶爷爷……

每当提到叶爷爷,爷爷总要郑重的告诉自己,自己已经有了未婚夫,未婚夫就是叶爷爷的孙儿!

纳兰倾城十分纠结。

一方面,爷爷年纪越来越大,她希望老人家能实现愿望——找到叶爷爷的后代。

另一方面,她又害怕,害怕找到了叶爷爷的后代,自己要和一个陌生人结婚……

纳兰倾城从未谈过恋爱,甚至没有和哪个男性多说过话。

她从小到大都是女神,就像是天空中高高在上的星辰,闪亮无比。

只可远观,不可亵渎。

纳兰倾城不敢想象自己要是和叶爷爷的孙子结婚,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自己要叫他老公?要时时刻刻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要给他做饭?甚至要和他同床共枕、给他生孩子?

那样的一幕一幕,纳兰倾城只是想一想,白茹羊脂的脖子上就多了一抹红晕,同时,她的眼神中则是布满了抗拒。

“司机,走吧!”

纳兰老爷子何尝不知道孙女在想什么?但其他什么都可以惯着她,婚事这一点上,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当年约定好的,不能变动。

——————

叶轩哪里知道纳兰老爷子、纳兰倾城等?

一大早,他要把珍宝阁所有的翡翠、宝石、古玩都摆好,还要擦拭一遍,忙的晕头转向。

好一会儿。

就在他刚直起腰准备休息一下的时候,突然,珍宝阁的门被推开了。

叶轩下意识看去,入眼处是一个女孩。

她身着一条已经破了一个小口子的牛仔裤、单薄的小衫,以及一双洗的发白的单鞋。

但即使如此,叶轩还是眼神一亮。

因为,女孩长得挺好看。

她应该比自己小两三岁,不能说是那种无比惊艳的大美女,却洋溢着青春、清纯的气息,像是住在邻家的小妹。

“小妹妹,你有什么事吗?”叶轩走上前去,问道。

“这……这里是不是收购古董?”女孩先是扫了一眼珍宝阁内的干净和高档,然后缩了缩身子,拘束的很。

叶轩点头,珍宝阁除了对外卖古董、宝贝,也收购。

“哥哥,你帮我看看这枕头,是我祖母传下来的,我……我……我只卖2000元……”

女孩把那一直背在后面的手伸出。

她的手里拿着一样东西,那东西被一块花布包裹着,里一层、外一层。

女孩儿的手很白很白,也很纤细,她小心翼翼的把花布打开。

入眼处,是一个瓷器枕头,有一尺长、一只手掌高,灰黑色,看起来有些年份了。

然而,同一秒,还没等叶轩仔细观看,一道声音传来:“什么古董?就是破瓷器而已,也敢来珍宝阁招摇撞骗?”

出声的是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也是这家珍宝阁的老板,名为郑守义。

他刚从后堂出来,就看见了女孩儿手里拿的瓷器枕头,远远地扫了眼,确定八九分了。

而且,女孩儿的打扮无比穷酸,于是,郑守义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赶走这个小乞丐。

“真是祖上传下来的。”女孩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郑守义,着急了。

“即使是祖上传下来又怎样,不是说祖上传下的就一定是古董!”郑守义有些不耐烦。

叶轩皱起眉,郑守义对女孩的态度,让他不舒服。

这不是一个老板对待客人应该有的态度?

不过叶轩没有说什么,而是把女孩带到一旁,准备好好了解一番。

约莫两分钟后。

“叶轩,赶紧将她赶出去,到现在客人没来一个,倒来了个乞丐,够晦气的!”

耳边又传来郑守义不耐烦的声音,叶轩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而女孩儿,先是眼神暗淡,然后微微坚持,似乎还抱最后一丝希望。

一时间,叶轩沉默。

“叶轩!!!你磨磨唧唧什么……一个该死的小乞丐你都赶不走,我每月两千块雇你做什么?吃白干饭吗?”郑守义再次怒吼道。

郑守义擅长鉴定古董宝贝,自己开了这家珍宝阁。

珍宝阁的生意不错,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于是雇佣了一个学徒,也就是叶轩。

说是学徒,事实上对于郑守义来说,叶轩就是一个打杂的。

叶轩今年21岁,是靠近珍宝阁的静海大学的大一学生,他干活麻利,郑守义使唤起来,还不错。

可今日,真是奇怪了。

也不知道叶轩哪根筋不对劲,一直在和这个小乞丐磨蹭。

要是那灰黑色的破瓷器的确是古董也就算了,说不定他真能把她当贵客来招待。

但,那灰黑色的瓷器枕头啥都不是,既然如此,一个穷酸小乞丐赖在珍宝阁做什么?不影响生意吗?

人家客人见珍宝阁这样高档的地方,有乞丐呆在里面,会怎么想?谁还会进来?

“2000元对她很重要,你应该好好的坚定一下这件瓷器枕头。”

叶轩的怒火已经攒动的忍不住了,他猛地转头,盯着郑守义,大声道,寸步不让的感觉。

眼前这女孩很可怜。

叶轩刚才了解到,女孩名为薛静,今年18岁,是高二学生。

她父亲死的早,和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过的清贫。

今天一大早,母亲肚子痛,而且越来越严重,她惊慌害怕下把母亲送到医院。

这才知道,母亲得了急性阑尾炎,必须动手术。

可是,她没有钱。

本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上学的钱都是母亲一分一分省下的,哪里有2000元支付手术费?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